《吉林教育学院学报》

首页 > 万博正规网址是多少 > 相关论文

“永远的异乡客”:对经典小说中吉卜赛人形象的多维解读(2015年10期)

  

 

 

    【作者】 李昌燕; 

    【机构】 兰州商学院陇桥学院; 

    【摘要】 本文尝试从不同的视角对经典小说中出现的吉卜赛人形象进行梳理和解读,并由此引出对意识形态、文化观念等深层次的思考。 

    【关键词】 吉卜赛人形象; 比较文学形象学; 后殖民主义; 女性主义; 

    【正文】摘自万博注册地址201510期,本网整理发布。

一、后殖民主义视阈下的吉卜赛人形象
    经典作品中的吉卜赛人形象也不是真实客观的,是作者加上种族优越性、后殖民主义观点杂糅而成的形象。作家以蔑视的眼光看待这个民族,用自己的想象来虚构吉卜赛人形象。塞万提斯在《吉普赛姑娘》中污蔑吉卜赛人生来是贼,最后结局却是:貌若天仙、多才多艺的姑娘普列西奥莎不是吉卜赛人而是白人,到此我们的疑惑终于揭开:怪不得塞万提斯在开头辱骂吉卜赛人,却又把普列西奥莎描述得那么美好。原来一开始作者对她做的铺垫性赞扬就是为了为结局做准备。这表现作者作为优越民族的一种集体无意识:白人不管身处何地,总归是向善的、美丽聪慧的,而结局也是圆满的。《巴黎圣母院》中的故事情节也是如此。毫无疑问,爱斯梅拉达是文中的主人公,作者极力赞美她的美丽、善良,把她塑造成一个纯洁的“天使”,可最后作者又说爱斯梅拉达不是吉卜赛人,是被吉卜赛人偷换的,而丑陋的加西莫多却是吉卜赛人。甚至在《吉普赛的诱惑》中徐也有意无意地流露出对吉卜赛人的蔑视,显示出“高等民族”的优越性和高傲尊贵。“吉卜赛姑娘的骗我完全为五千法郎的款子,从她走后我越想越觉得确实,我厌恶她,并且恨她,恨她,我一时恨不得置她于死地。”“总之,她不过是为钱,无知而可怜的姑娘。”
    《嘉尔曼》和《一个少女和千百个追求者》都是以同情的心态来写的。一般来说,同情是境遇好的人对境遇不好的人所持的怜悯感情。他们在同情的过程中自然而然地流露出高等民族的优越感。
    在19世纪英国女作家的笔下,这种后殖民倾向就更加明显:《爱玛》中这些人把吉卜赛人当作谈资和平淡生活的调料,《简·爱》中罗切斯特装扮成吉卜赛老太婆给众人算命,《呼啸山庄》中的希拉克里夫被人认为是吉卜赛孩子,处处受到不公正待遇,人人嫌恶他、任意地殴打他,骂他是“吉卜赛黑鬼”。由此可见,吉卜赛人不管是现实中还是作品中,都是相对于外族人的“他者”,都是外族人嘲笑和蔑视的对象。
二、叙事学视阈下的吉卜赛人形象
    (一)吉卜赛女郎:天使型和妖魔型
    小说中那些吉卜赛女郎的共同特征是:美丽绝伦、妖冶热情、痴迷于爱情。温柔、贤惠、美丽等是天使型女人的标志,符合男权文化标准,因为这些特征对男性更有利,更能满足他们的审美和征服欲望。比如,《巴黎圣母院》中的爱斯梅拉达纯洁善良,是美与善的组合;“身材匀称、体态健美,充满青春活力的拉基”;拉达、真妃尔、罗拉也是美丽非凡的。《百年孤独》中那个吉卜赛姑娘“一个年轻的吉卜赛女人,这女人几乎是个小姑娘。霍·阿卡蒂奥有生以来还没有见过比她更美的人。”美丽成了吉卜赛女子在世界文学中的突出特征,几乎成了她们的标签。
    细读文本,我们会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所有的吉卜赛女主人公都是美丽非凡,无与伦比的,而作为其陪衬的其他吉卜赛女子则不漂亮甚至是丑陋的、肮脏的、邋遢的,也没有女主人公优秀的品质,作者如此安排是用反衬、对比法来突出笔下的主人公。这是男权意识形态的产物,女性作为相对于男子而言的“他者”———只有美貌而已。
    天使型女人是视爱情至上的。吉卜赛女子个个以爱情为重,并且为了追求自由的爱情,无一例外地都被杀死了———或被自己的情夫,或被正统社会。真妃尔被自己的丈夫杀死了;拉达被情人杀死了;嘉尔曼被情人唐·何塞杀死了;爱斯梅拉达被绞死了;《吉普赛的诱惑》中的罗拉为他人做红娘,自己因为没有爱情,所以还活着;《百年孤独》中瘦弱的吉卜赛女孩最后不知所终。这反映了男性作家的态度:美好的东西只有消亡才能永葆青春,他们潜意识里不想爱斯梅拉达嫁给丑陋的加西莫多,不想嘉尔曼等人慢慢变老,失去美丽的外表,宁愿让她们消失,从这方面来说,死亡是这些吉卜赛女人最好的结局。吉卜赛女人对爱情的执著追求很大程度上是外族作家、尤其是男性作家文化意识形态的表现。这是一种对男权历史话语的夸大其词的表现,它与“环境”“命运”等一起构成作者肆意编排女性命运和故事的程式。作品中不听从男人指挥、我行我素、宣扬个体生命价值、与男权文化背道而驰的女人都成了妖妇,对感情不专一的女人当然也成了恶魔。
    (二)吉卜赛男性:缺席、背景化或失语
    文学作品中涉及的吉卜赛人形象基本上以女性角色为主,男性不是缺席或被背景化就是处于失语状态。原因有以下几点:第一,吉卜赛女人经常外出卖东西、占卜、养家糊口,与外族人接触很多,更容易引人注意。第二,女性是作家更喜欢表现的主题,她们更适于在文学中表现出“美的形象”,她们是弱势群体中的弱者,更容易引起读者的同情。外族作家大多数是男性,他们对神秘的吉卜赛女人更感兴趣。
    《一个少女和千百个追求者》中,拉基的父亲虽然多才多艺,但好吃懒做,不习惯抛头露面,而且文中关于这类男人的篇幅特别少,多是一笔带过。嘉尔曼周围的男性也只是抢劫、走私的工具;巴黎圣母院中的吉卜赛男性都是乞丐。加西莫多虽然是吉卜赛男性,但作者把他设置成一个“哑巴”,失去了言说的能力。在《艾米·福斯特》中,医生描述的那个吉卜赛男性自始至终没有说话,一切都是医生讲述出来的,直到他死亡。总之,小说在刻画吉卜赛男性时,缺少具体的叙述或描绘,多使用简洁的词语进行概括。
三、比较文学视阈下的吉卜赛人形象
    比较文学形象学中的异国形象是客观因素和主观情感的集合体。异国形象有言说“他者”和言说“自我”的双重功能。换句话说,任何一种异国形象都既在一定程度上反映本民族对异族的了解和认识,同时也折射出本民族的欲望、需求和心理结构。
    福柯认为,主体需要客体,不是去理解对方,而是为了验证自身,自身的需要和欲望是外族作家塑造吉卜赛形象的过滤器。外族的文明、发达需要吉卜赛的愚昧、贫弱来验证,外族的种族优越需要吉卜赛人的阴险、狡诈、邪恶来衬托。《吉普赛的诱惑》表现了区别于中国的异域风情和热烈自由的生活态度,表达对异域生活的向往。普希金在《茨冈》中通过吉卜赛老人的斥责,表现了对贵族资产阶级文明社会的厌弃,通过赞美吉卜赛女性在爱情上的野性和自由不羁,鞭挞了资产阶级文明社会的虚伪。洛尔伽的《吉普赛谣曲集》(1927)反映了吉卜赛人的痛苦生活,鞭笞了反动政府工具———宪警的种种罪恶。20世纪50年代,印度的钱达尔又以一个吉卜赛少女的悲惨遭遇来鞭挞社会,反映现实。这些吉卜赛人形象大部分是根据书本知识或传闻再加上自己的想象虚构的,他们都带上了他者的烙印,是作家本人文化欲望和需求的体现。
四、结语
    总之,吉卜赛人形象是外族人创造的,他们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出于作家创作的需要而呈现出不同的形象,他们在被客观记录的基础上添加作家的主观想象、虚构和误读。普遍存在于各国作品中的吉卜赛人形象是人类“吉卜赛情结”的流露,对其进行多维解读对我们了解世界民族形象有借鉴意义。
参考文献
〔1〕孟华.比较文学形象学〔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1.
〔2〕杜平.异国形象创造与文化认同〔J〕.西华师范大学学报,2004,(5).
〔3〕邹广胜.西方男权话语中的女性形象解读〔J〕.外国文学研究,1999,(3).
〔4〕刘雅萍.茨威格笔下的东方他者形象〔J〕.四川教育学院学报,2005,(7).
〔5〕张旭鹏.想象他者:西方文化视野中的非西方〔J〕.史学理论研究,2005,(3).

 

期刊简介

主管单位:吉林省教育厅
主办单位:吉林省教育学院
国际刊号:ISSN 1671—1580
国内刊号:CN 22—1296/G4
刊期:月刊
开本:大16开
语种:中文
发行:全国公开
复合影响因子:0.096
综合影响因子:0.040
创办日期: 1985年
刊社地址:长春市人民大街6775号
投稿邮箱:jljyxyzz@163.com
注:本网站为投稿平台,非杂志社官网